风之淩

嗯。。。严重的cp洁癖症。绝对不可逆。不可拆。嗯。就这样

劫慎病娇三十题(2)

        啊啦,好久不见啦。

        在下记得自己说过这篇文是龟速更。

        所以小伙伴们就不要浪费时间等在下更新了。(本来也没有人看谁会等呀!自以为是的白痴!)

        啊,对了,ooc,小心被雷到哦。

        嗯。。。不废话了,开始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师兄...对不起,都怪我......”劫红着眼眶坐在慎的床边,轻轻地拉着他冰凉的手,“如果你不是为了保护我,也不会被手里剑刺伤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“劫,慎只不过是因为伤口发炎而发烧了,况且已经服用了药物,你不用担心。”苦说大师在一旁淡淡地说道。
         慎挣扎着睁开沉重的眼皮,对劫强行扯出一个微笑,想让他放心。“我并无大碍,你不用担心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(简直比哭还难看)劫皱着眉头,拉着慎的手下意识地加大了力道。(话说我好像从没见过师兄哭呢...好像看师兄哭是什么样子呀......)
         “我要去教导其他弟子了。劫,这件事情因你而起,就由你留下照顾慎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是,师傅。”劫虽然答应着,但视线从没离开过床上的人。
         劫一手拿着湿毛巾,温柔的擦拭着慎额头上的汗珠,一手轻轻揉捏着他的指尖。“师兄,对不起,是我害得你生病,让你受罪。我真是不可饶恕。我绝不会让任何人再伤害到你了,也包括我自己。若谁敢伤你半点,我定要让他生不如死。”
         他轻俯在慎的耳边,用讲故事一样的语气小声说着,捏着慎指尖的手也越来越用力。慎想告诉劫,他不应如此,劫却用手指在他唇上轻轻一点。
        “师兄你就放心吧!我一定会做到的!”
        明明是令人欣慰的承诺,但慎觉得,配上劫那天使般的笑容,好像有哪里不对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劫:OMG!师兄的嘴唇好软触感好棒!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淩:我也想摸。。。。。(看着师兄)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慎:其实可————(以)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劫:你做梦!(扔手里剑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哦我到底在写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算了就这样吧。(根本一点也不敬业啊喂!)

评论

热度(7)